AD110.com - 快乐分享 - 中国广告 品牌 设计 环境 建筑 摄影 创意 策划 多媒体 Flash 网页 美术 油画 国画 素描 3D CG 动漫 卡通上网搜索导航与出色作品欣赏及商务平台 找我所需 出色人物和作品推荐 aLife-生活,读书,设计,做创意 i-我的日程表
AD110·出色首页 | 平面+工业设计 | 艺术绘画+CG插画 | 建筑+室内设计 | 创意-广告传播-品牌 | 图骚+摄影 | 文摘+时尚 | 其它综合 | 高端访问 | 声音(评论与批评) |  投稿 | 论坛 | 收藏
line
约翰·丹顿(John Denton)访谈  [ 2013-11-5 | AD110·出色 ]
约翰·丹顿先生是澳洲最成功的建筑公司DCM建筑事务所的董事和主创建筑师之一。1972年,他和比尔·廓克和贝瑞·马修创立DCM建筑事务所。80年代起,DCM的业务开始向亚洲和欧洲拓展,在全球37个国家参与近480个建筑项目。澳大利亚驻北京、东京、雅加达大使馆,墨尔本和悉尼博物馆,沃尔特·艾丽莎霍尔医疗研究所和曼彻斯特民事法院等标志性建筑便是出自DCM手笔。1996年,丹顿获得皇家澳大利亚建筑学会(RAIA)金奖。于2006年至2008年期间,丹顿担任维多利亚政府首席建筑师,就如何更好进行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向总理和内阁提供顾问服务。目前丹顿担任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政府设计评论委员会委员。

这次他在华美术馆的“筑作——小建筑···大建筑·非建筑”展览展示了DCM追求大地艺术和极简主义的实验之作。
以下是展览开幕前, AD110 与丹顿先生的对话内容,本文为节选,非全文,更详尽的作品及访问,请关注即将出版的:.exe 杂志 及 iSpace VOL.4

JD = John Denton
GG = Geng Gong
EL = Esther Liang (梁宇君)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您认为哪座城市的城市天际线是最漂亮的?
JD: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喜欢纽约的天际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还喜欢上海的天际线,因为纽约和上海都有大都市的特质。我也喜欢北京的天际线,某程度上它和伦敦相似。

EL:澳大利亚建筑的特点和风格是什么?这些年来澳大利亚的建筑风格有什么变化?
JD:我认为澳大利亚建筑是多种风格并存。我们是一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年轻国家,大多数公民都是英国人和爱尔兰人的后代。我们继承了很多他们的建筑传统,这奠定了澳大利亚建筑的基本特征。我们现在开始逐步自我了解、形成自己的独有风格,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认为一个清晰的澳大利亚建筑风格是不存在的,我们还只是一个寻找自己定位的年轻国家。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您在墨尔本居住多年,也常常周游列国。与其它城市相比,您觉得墨尔本有什么建筑风格?
JD:我觉得墨尔本是澳大利亚最棒的城市,也是全球最宜居的城市之一。城市只有500万人口,在中国算不上大城市。不过是一个非常方便的城市,像公共交通和道路系统等,一切都运作良好,从一个地方出发去另一个地方极其便利。

EL:DCM在中国建了5万套公寓和40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又在长城附近建酒庄。您在中国工作开心吗?
JD:是的,当然了,我们很享受在中国的工作。中国的发展变迁是可喜的,看到中国新一代建筑师的创作更是让人兴奋,因为这些年轻建筑师是中国建筑的未来。我们以自己的方式和微薄的力量也在为中国建筑作贡献。希望这会为中国建筑未来走向的讨论留下更多思考空间,在我看来这一点很关键,继续这场讨论也非常重要。中国的建筑师常常问也常常思考应该如何发掘中国建筑的特性,不应抄袭全球明星设计师的作品。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中国的建筑师中,您印象最深刻的是谁?
JD:过去10年,中国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建筑师。像马岩松、王澍、刘家琨、刘晓都和张永和。每一天每一年都会有更多优秀年轻建筑师被发现。未来中国大地上将会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建筑,而不是世界建筑在中国。

EL:过去10年里,中国就像是世界建筑师的实验工场。
JD:是的,80年代的日本东京也是如此。21世纪初在日本的世界建筑项目沉寂下来了,但在中国却是方兴未艾。90年代世界建筑的试验场地是迪拜之类的城市。真可怕!

EL:您如何和全球各地的客户建立良好关系?有时候基于文化背景的差异,以及政府方面复杂的审批限制,会为合作带来麻烦。
JD:每个国家多多少少都会有繁琐的文书审批,这方面中国可谓专家。去任何地方都会遇到类似的事情,但我们要做的是忍耐并专注自己的工作。从1980年开始,我们就在亚洲承接项目了。在亚洲工作了30多年,我们很了解这里的工作方式。其实,不论是澳大利亚还是其他任何地方,都会有好的客户和难缠的客户。

EL:1972年,《孤寂星球》的创始人Tony Wheeler和Maureen Wheeler进行了一次横跨欧亚的旅行。您和您的伙伴也在经历了一次意义重大的欧亚之旅后,在1972年成立DCM建筑事务所。大学时跨越欧亚的那趟自助旅行对您在建筑上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JD:我们开车从伦敦去加德满都,经过土耳其、叙利亚、约旦、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国家。我们旅行的那一年是1966年,比《孤寂星球》的创始人还要早。我把那次旅行视为知识和兴趣的强化。在墨尔本大学上学的时候,我们学习欧洲的建筑史。尽管建筑史的重心都摆在欧洲,我们也学习过关于土耳其、印度、日本和中国有关的东方建筑史课程。由于比较了解亚洲和欧洲的建筑,我们想去这些国家旅行。大学教育燃起了我们对这些地区文化的好奇心,我们想亲眼看看那里的建筑。我们对亚洲和欧洲的建筑世界一直都很感兴趣。

EL:这趟旅游对您有什么启发?
JD:我们总是记得,荷兰的历史书上说印尼是他们在17世纪发现的,但印尼的历史记录上写着,17世纪荷兰人登陆印尼。当时印尼的文明早已存在,并不是荷兰人发现了印尼,印尼一直都是存在的,而欧洲人总是倾向于欧洲永远第一的想法。其实,我们所学的知识未必都是真理。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DCM刚成立的时候,遇上过什么困难或发生过什么趣事?
JD:年轻建筑师刚起步创业的时候总是非常艰难,最开心的事莫过于赢得设计大奖和拿下某个项目。我们大部分激动人心的工作机会都是通过建筑方案竞赛夺得的。我们曾赢得的方案包括城市广场、各种不同类型的大楼、博物馆。我们很享受这个过程,亦为此激动不已,那是DCM最闪耀的时刻。我们第一个竞赛成功的大项目是墨尔本城市广场。那是我们创业头几年第一个令人瞩目的工程。但过了15年左右(广场在1980年建成,90年代中期拆除),广场就被推倒重新建了其他商业建筑。不过没有关系。

EL:您不但建酒庄,甚至住在酒庄里。您自酿的红酒味道如何?
JD:是的。我家的红酒是世上最醇美的。我主要酿红葡萄酒,也有一小部分白葡萄酒。我有专人负责种葡萄,我只在一旁观赏。

EL:我很喜欢丽山别墅的设计,请谈谈设计的理念和建造的过程。
JD:这座房子和其他几座房子,都反映了我们的审美和建筑风格。我们外出勘察,做了大量与小型建筑有关的研究,这座房子成了一个实验项目。追求极简主义风格和雕塑美感的建筑是我们的兴趣所在,与之相照应的便是宜居的大地艺术。房子出现在自然风景之中,没有维和感,而是和风景融为一体。欧洲人来到澳大利亚这片遥远疏离的大陆,数百年来不断对其进行改造和建设,也是为了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目的。这个建筑实验就像把雕塑作品摆放在最佳位置上一样,以最契合的方式把建筑放置在大自然风景之中,希望人们可以从有趣的角度欣赏这个作品。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建筑和现代艺术如何联系在一起?在你的作品中两者如何互相影响?
JD:建筑和现代艺术之间有紧密的联系,我们热衷于在设计上融入现代艺术和极简主义。我们从现代艺术中得到启发,现代艺术是文化和建筑观点的体现。比方说,与大地艺术紧密关联的极简主义,它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艺术运动中兴起。它的核心是减少艺术内容对大自然的干扰,以简洁的几何形状回归到最基本的形式结构中去,以此作为建筑设计的艺术参考。

EL:DCM在全球37个国家开展了480个项目。近年来,DCM超过70%的业务都在国外。请谈谈DCM在国外扩张的发展轨迹。
JD:目前,我们多在自己喜欢的国家开展项目,通常在亚洲和欧洲,例如中国、新加坡、印尼、英国和意大利。我们几乎没有尝试去美国发展。1980年,我们第一次走出国门,踏足香港建筑业。通过在香港的发展,1982年我们赢得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的工程,接下来我们又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等国家承接工作。我们保留了在伦敦和雅加达的分公司。以前,我们在香港有一家有20年历史的工作室,可是后来关闭了,因为人们直接联系我们接洽工作,我们不需要在香港专门设立一间工作室,这都得益于科技的发展。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您最致以厚望的国外项目是什么?
JD:目前,我们最为之激动的项目是威尼斯双年展的澳大利亚美术馆,巨石阵游客接待中心和雅加达的澳大利亚大使馆——这是目前最有意思的三个项目。

EL:在中国有哪些项目是您最关注的?
JD:中坤酒庄将会是一个出色的项目。
GG:这是一个集酒庄、美术馆、精品酒店和别墅群为一体的建设项目。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EL:建筑师的社会责任是什么?
JD:建筑师的责任关键是美化和改善人们居住的城市,令建筑与文化彼此呼应。好好做,不要给搞砸了。

EL:如果您不是建筑师,您会从事什么职业?
JD:酿酒师吧。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想成为一名外交官。

EL:对年轻的建筑师有什么建议?
JD:改行学医吧,哈哈哈。你必须要对建筑充满激情,否则,就不要从事这个职业。你需要了解建筑的重要性和内涵,除了对建筑的满腔热情外,还需要持之以恒地努力工作。

EL:人们总是说,建筑是老人的职业,因为真正取得成功的时候,你或许已经老了,最起码也到中年了。
JD:是的。这么说的原因是,建筑师想要获得建筑设计的经验很难,建筑师获得成功的时候已经是中年了。

EL:您已经是一名成功的设计师了。
JD:是啊,我已经老了嘛。哈哈。

图:赖映南 及 约翰·丹顿+DCM提供,延伸阅读可访问:约翰·丹顿(John Denton):建筑不应该是单调的方盒子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约翰·丹顿先生是澳洲最成功的建筑公司DCM建筑事务所的董事和设计师之一。1974年,他和比尔·廓克和贝瑞·马修改组并创立DCM建筑事务所。80年代起,DCM的业务开始向亚洲和欧洲拓展,在全球37个国家参与近480个建筑项目。澳大利亚驻北京、东京、雅加达大使馆,墨尔本和悉尼博物馆,沃尔特·艾丽莎霍尔医疗研究所和曼彻斯特民事法院等标志性建筑便是出自DCM手笔。1996年,丹顿获得皇家澳大利亚建筑学会(RAIA)金奖。于2006年至2008年期间,丹顿担任维多利亚政府建筑师,就如何更好进行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向总理和内阁提供顾问服务。目前丹顿担任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政府设计评论委员会委员。

这次他在深圳华美术馆的“筑作——小建筑···大建筑·非建筑”展览展示了DCM追求大地艺术和极简主义的实验之作。
以下是展览开幕前, AD110 与丹顿先生的对话内容,本文为节选,非全文,更详尽的作品及访问,请关注即将出版的:.exe 杂志 及 iSpace VOL.4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引用通告地址 (0):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ad110.com/hi/haheikechidabian.asp?tbID=989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ad110.com/hi/haheikechidabian.asp?tbID=989&CP=GBK
请不要吝惜您的评论,ad110.com提倡善意的批判.....
line
line
暂时没有评论

line
发表评论观点    (提示:◆◆因垃圾广告猖獗,评论时请不要使用阿拉伯数字,用一、二...中文数字代替,不使用如http,www等英文特定符号,不便之处望谅。◆◆)
验证:   姓名(不支持数字名称):  密码:   需同时注册?点左框.  头像: 我的头像
 UBB代码列表 缩放输入框: 6 5
上传附件小于60KB

提示:◆◆因垃圾广告猖獗,评论时请不要使用阿拉伯数字,用一、二...中文数字代替,不使用如http,www等英文特定符号,不便之处望谅。◆◆
公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