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10.com - 快乐分享 - 中国广告 品牌 设计 环境 建筑 摄影 创意 策划 多媒体 Flash 网页 美术 油画 国画 素描 3D CG 动漫 卡通上网搜索导航与出色作品欣赏及商务平台 找我所需 出色人物和作品推荐 aLife-生活,读书,设计,做创意 i-我的日程表
AD110·出色首页 | 平面+工业设计 | 艺术绘画+CG插画 | 建筑+室内设计 | 创意-广告传播-品牌 | 图骚+摄影 | 文摘+时尚 | 其它综合 | 高端访问 | 声音(评论与批评) |  投稿 | 论坛 | 收藏
line
Jessica Svendsen:Pentagram 让我学会如何超越平庸  [ 2015-7-11 | AD110·出色 ]
Jessica Svendsen 知名女设计师,生于美国犹他州(Utah),2013年毕业于耶鲁大学平面设计专业,获得硕士学位,同年加入 Pentagram(五星设计联盟),担任 Michael Bierut(设计大师,Pentagram 合伙人)助理,2014年开始在美国最著名的设计院校之一: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任教。她的作品多次在D & AD,ADC,TDC,One Show 等比赛中获得奖项。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当初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想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的?能不能跟我们简要介绍一下这段旅程……
我是一名耶鲁大学的肄业生。那时有许多地方的地下室里,有些“全副武装”的凸版印刷工作室。于是在我第一个秋季学期的时候,我参加了其中一所工作室的演示活动。我马上就被那种神奇的过程俘获了。当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摆弄出整套字体的时候,我开始慢慢理解文字与视觉中的相互关系。我发现文字的形式不仅能够表达出其内在的含义,而且能够创造出新的含义。
 
作为一名英语专业的学生,我对现代主义文学进行了主要的学习,因为这些作者喜欢用视觉符号加深自己与读者间的距离感。现代主义作家喜欢把字体、构成甚至是正本书的装帧设计都当做自己叙事的一部分。但是这些与视觉与文字有关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也进一步延伸到了我的其它学术理论中来。大四写论文的时候,我把卡拉·沃克(Kara Walker)的剪影作品与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的诗歌放在一起,并且花了大量时间来研究它们。在一次有关伍尔芙(Virginia Woolf)的研讨会上,我对她在霍加斯出版社期间担任排字工人时的角色进行了一番研究。但是在大学里,设计对我来说仍然只是一种附属的爱好罢了。虽然我也曾经为很多院系和学生团体设计过一些作品,但直到最后一年,我才终于接触到那种真正的设计课程。离开学校之后,我作为自由职业者度过了一年的光景,然后马上参加了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平面设计专业的艺术硕士课程。
 
硕士课程结束后不到一周,我搬去纽约,并且加入了 Pentagram  。在那里,我开始作为一名设计师,跟随合伙人 Michael Bierut(设计大师,Pentagram 合伙人)一起工作。如今,我已经在那里度过了两年的时光。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你的设计过程?
我的设计过程取决于内容,所以我非常渴望面对那些能够满足自己对内容的贪欲的工作。在这些工作中,设计变成了一种阐释。它对内容展开分析,提取出想法或概念,然后把它们视觉化。在我不断被那些具有或容易让人联想到丰富内涵的作品吸引的过程中,我终于臣服在字体艺术与视觉形态所特有的情感特质中。

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人或什么东西改变了你对平面设计的看法?
在过去的两年里,有很多设计师让我对设计有过新的认识:比如 Michael 如何把字体和设计视作一种感性的媒介,如何让设计超越平庸,以及对学校里各种不切实际的教学所做过的精彩论述;Peter Mendelsund 如何在无尽的创意海洋中对于内容的优先处理性;还有人为现代主义过于定性,缺少摩擦并且“毋庸置疑的十分平庸”的 Richard Turley。
 
去年夏天,我还见到了艺术家 Amie Siegel 最近的电影——《起源》(Provenance),并且改变了我对于设计实践的格局看法。影片从相反的方向,记录了标准化现代主义家具的全球交易。片中没有任何解说及文字。相反,Siegel 通过一系列慢速拍摄的镜头与精心剪接的画面,编织出一个精彩的故事。这让我感觉到作为一名字体设计师的自己,越来越喜欢幻想在只有单纯画面的环境中工作。当我完全用照片、影片和空间的形式来表达作品的时候,就会受到更多的驱使和挑战。《起源》(Provenance)打开了一扇通向另一条设计道路的窗户,一条通过且仅通过图像来表达叙事、讨论以及争辩的道路。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你认为自己最擅长的本领是什么?在过去这些年里,你又是怎样不断对它进行打磨的?
挑水果,特别是芒果,鳄梨和西瓜。都是常年与食物打交道锻炼出来的。

你如何看待设计中的“精”与“通”?
如今仍然有很多比较专业的设计师,在一些特定的范围内从事设计。从字体设计师到刻写师,从杂志设计到包装,类型多种多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精”能够带动“通”,但我想可以说,如今只有站在行业顶尖的那些专精设计师们,才能获得足够的经济效益,并且不断地坚持下去。另一方面,对于那些“通才”们来说,他们能够很快地适应各种新的技术,能够把他们的想法以视觉的方式在不同的媒介上展现出来。他们是设计师,同时也是程序员,电影制作人,丝网印刷工,策略家,以及建筑师等等。他们喜欢自己创造项目,发现和解决问题,并且永远具有一颗永不满足的好奇心。
 
这些“通才”们正在模糊和融合平面设计的边界。与其它媒介不同,设计能够为人们提供更为广泛的职业选择。如果把设计当作一种终身职业,我会把它看作是一个不断变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设计师能够学会使用新的工具和制作方法,我想这就是设计不断驱使我并终将会对我有所回报的终极原因。

你觉得网络资源对于如今的设计作品带来了哪些影响?
博客和其它网络资源的存在,使得人们对于设计的欣赏,讨论与分析变得更加易如反掌。从某种程度来说,设计在网上传播的方式,使得各种设计年鉴、协会甚至是会议变得不复存在。然而对图片及设计课程来说,这种在网上传播的方式却让设计看上去变得越来越雷同起来。在表现形式上,这些作品也许看上去得到了改良,但这种趋同性却让设计师在设计作品时越来越追求稳妥,放不开手脚,其结果也往往不会带来任何惊喜,甚至令人觉得无聊。这些资源一味地追求别人的风格,相比之下,大多数作品可以讨论或进行评判的空间出奇的狭小,很少有内容能够用更为宏大的思想引起更大范围的讨论。
 
现在的网络设计社区已经把对于设计的盲目迷恋推向了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我们甚至已经有了这种利用众筹模式来重新印制标准手册或是电视广告来进行品牌重塑的情况。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令你着迷的东西,如果有的话,它们又是怎样融入进你的作品之中的?
今年春天的时候,我去过两次旧金山,每次我都被那里的一些小公园迷住了。多亏了城市设计的功劳,这些小巧的空间从人行道上延伸出来,占据了整个停车道。路人们可以随时随地的坐在里面。与其它户外公共空间不同,流连再也不仅仅只是局限在邻里之间。根据某一条街道或住区的不同,这些小公园在材料、座椅和环境上的选择与设计也不相同。
 
当然我也承认,我对于建筑有一种特别的情愫,我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设计一处小型的空间——咖啡店,住宅或者就这样的小公园。

除了工作以外,你还有哪些业余爱好?
我自小在犹他州(Utah)长大,所以到了冬天的时候,我比较喜欢滑雪。

你生活中有没有什么迷信的想法和习惯?
我害怕走在地铁的通风口上,害怕从地窖的门里穿过。虽然通风口什么的突然坍塌从情理上来讲不太可能,但我总会在地铁里萌生出这样那样的各种故事,我的恐惧让看似平常的纽约生活变得 “危机四伏”。

你认为讲得最有道理、并且时常赠送给别人的忠告是什么?
我是个现代主义者,但我也是个心神不安的瑞士人,如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穆丽尔.库柏(Muriel Cooper)。
“我的兴趣在于瑕疵与不完美,在于诡异,疯狂,以及不可确定。这才是我们真正关注的东西。”——迪波.卡尔曼(Tibor Kalman)。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引用通告地址 (0):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ad110.com/hi/haheikechidabian.asp?tbID=1212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ad110.com/hi/haheikechidabian.asp?tbID=1212&CP=GBK
请不要吝惜您的评论,ad110.com提倡善意的批判.....
line
line
暂时没有评论

line
发表评论观点    (提示:◆◆因垃圾广告猖獗,评论时请不要使用阿拉伯数字,用一、二...中文数字代替,不使用如http,www等英文特定符号,不便之处望谅。◆◆)
验证:   姓名(不支持数字名称):  密码:   需同时注册?点左框.  头像: 我的头像
 UBB代码列表 缩放输入框: 6 5
上传附件小于60KB

提示:◆◆因垃圾广告猖獗,评论时请不要使用阿拉伯数字,用一、二...中文数字代替,不使用如http,www等英文特定符号,不便之处望谅。◆◆
公开评论